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一个中国代考集团揭露了致力于国际学生诈骗成绩的产业

Operation TOEFL Recall 曾因 Operation Varsity Blues 蒙上阴影,而这也同样令人反感。

Liu Cai是一名模范学生,从北京来,在UCLA主修生物学,曾在学校社团担任志工。在老师Jose Echeverria眼中,Liu Cai是个优秀的学生、好相处且性格随和。Liu Cai毕业于2017年,而后任职于一家位Santa Monica的保健科技公司,一切看似正常。

令人惊讶是,在三月某个周二早晨,联邦当局以涉嫌协助国际作弊集团逮捕了他。据检察官说,Liu Cai与其他4名被告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在读及毕业生,以及一位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Cal State Fullerton)的学生,借由欺诈托福考试,代表他们进行英语水平考试。帮助至少40名中国公民获得学生签证,Liu Cai的枪手会带着伪造的中国护照到现场进行测验,这些护照上有他们自己的照片,印着客户的名字。Liu Cai疏漏的地方-调查员追查到他的地方-他的信用卡上有39笔托福考试注册付款的记录。

若在平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搜捕行动可能已成为全国头条。但是这个新闻被更大宗,更吸引人的大学作弊丑闻所淹没。Operation Varsity Blues,美国史上最大高考舞弊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调查被称为“Operation TOEFL Recall.”。)尽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案子虽不那么令人震惊-贿赂仅数千美元而非数百万。中国的高校生,而非Full House 电视剧演员-它代表了同样显著的,美国大学入学的阴暗面。如果大学蓝调(Varsity Blues)是关于美国统治阶级特权的延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丑闻揭示了国际学生面临的极端压力而适得其反,当中许多人远不及享有特权的,迫切希望自己不要搞砸。

现在很难找到作弊相关资料,但一项《华尔街日报》对14所公立大学的调查,发现在2014-15学年,据这些大学报告,国际学生的作弊率比国内学生高出五倍。2018年,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UC Santa Barbara)的一位教授告诉《洛杉矶时报》,中国学生只占学生总数的6%,却占剽窃案件的三分之一。英国报纸《泰晤士报》 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欧盟以外的学生作弊的可能性是英国和欧盟学生的四倍。

些许意味着中国学生,占美国所有国际学生的三分之一,作弊率比其他国家的学生高。“人们不愿在此做出许多断言是可以理解的” Gary Pavela说,Gary Pavela主持学术诚信研讨会,针对作弊学生的指导计划。“它变得非常敏感且政治性。”3月,一位马里兰大学的教授辞职了,学生指控他歧视,称他说所有中国学生都作弊。

可以肯定地说,中国学生首当其冲。2016年,路透社报导,爱荷华大学正在调查至少30名学生,其中大多数即使不是全部,也有很多被指控作弊的被认为是中国人。2015年,宾夕法尼亚州的联邦检察官起诉了15名中国公民。类似UCLA案件的标准化考试计划。ACT考试委员会和拥有SAT的美国大学理事会,考试资料泄漏时,在亚洲经常会延迟或取消分数。

确实,这行业的骗局猖獗。要找到值得信赖的代考很难。在研究这个故事时,我付费请HotEssay,一家总部位于成都的论文代写网站,为我撰写关于国际学生在美国作弊的问题(每个单词收费约11美分)。结果,尽管不是很值得发表,至少我察觉不出任何剽窃行为。赞!“They think it’s a gray area, but in the U.S. it’s a no-no area.”“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灰色地带,但在美国,这是一个禁止区域。”

许多谘询顾问公司致力于利用标准化测试系统中的缺陷。大学理事会经常重复使用SAT,首先在美国施行,数月或数年后再在其他国家施行。

因此,亚洲的备考公司可以收集有关过去考试的信息,以创建学习手册-或者,如果他们够专业,可以重新创建整个测试。对于世界各地同一天的考试,有些学生甚至会利用时差,先在一个时区参加考试,再将详细信息转发给后面时区的考生(2017年泰国电影《模犯生》 中戏剧化的策略) 。

但国内学生也有这些管道,为何国际学生更多的利用这些诡计? 与我交谈的专家提到了家庭压力,由于许多年轻的中国学生是独生子女,是家中第一位出国留学的机会,代考公司用华语积极的对即将到来的学子宣传他们的服务,并且普遍缺乏对使用非母语语言进行严格教育的准备。”最大的因素不是他们在国际上的地位,而是用他们不熟练的语言去上学,”国际学术诚信中心(ICAI)负责人David Rettinger说,(2017年,中国国营《环球时报》刊登了有关外国留学生的时事,包括美国人在中国大学作弊。)

文化差异亦扮演要角,特别是涉及到灰色地带时。中国学生可能认为协作的作业或预先在网路上查找测验的解答,是可以被接受的。“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灰色地带,但在美国,这是一个禁止区域。” WholeRen,LLC 执行长Andrew Chen道,美国厚仁教育集团(WholeRen),是帮助中国学生申请美国学校和工作的公司。

舞弊若未受约束则将长存不灭。Andrew Chen讲述一个学生伪造托福成绩进入美国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的故事。他雇人代他去上课,使他的成绩足以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研究生。但后来呢,他苦苦挣扎,竟也雇了一个人去那里代他上课。而之后为了在高盛(The Goldman Sachs Group, Inc.) 找一份工作,他向Andrew Chen寻求帮助。“我认为他的英语仅有高中水平。”Andrew Chen说。总而言之,这位陷入困境的中国学生花了将近120万美元不去上学。

解决作弊问题需要全面且详尽的方法。Pavela将其与机场保安进行了比较。安全取决于ID检查,禁飞名单,金属探测器和X射线,并保持警惕。你不只是要告诉人们不要携带炸弹上飞机。标准化测验公司实施越来越严格的安全措施,包括施行GRE和TOEFL的教育测验服务,(与中国高竞争性的高考考场使用的指纹识别和无线电信号检测仪仍相距甚远。)他们还维护了一个涉嫌作弊者的“rogue’s gallery”,也就是犯罪纪录集,针对这些作弊者交叉引用了新的测试者数据,ETS测试安全主管Ray Nicosia说。

但是要减少学术不诚实,可能终需要教育。“这是很好的老式教育。”主持反作弊研讨会的Pavela说。与学生交流意味着帮助他们理解目标,以及如何抄近路与实现这些目标。在他的教程中,Pavela让学生写下“感谢声明”。“你不必雇人去做。”Pavela说。他放映了《 欲盖弥彰(Shattered Glass)》,这是一部2003年的电影,讲述了神话般的记者Stephen Glass,“他开始欺骗自己。”Pavela说。从那开始,要逐个的了解学生。“你所教的内容必须吸引人” ,“这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与此有关。如果可以的话,将大大减少学术不诚实。”Pavela说。 听起来不错,若学校有足够资源来关注个人。但与此同时,存在着一种巨大的,未经思索的,以利润为导向的手段,引导学生走向捷径。从HotEssay取回论文后,我询问客服代表“Lisa”,贵公司是否会担心学生使用其服务来作弊。她回答说:“我不知道他们的用途。” 当我敦促她时,她提供了一个比喻:“卖菜的不会问您回家是要回家水煮食物还是油炸食物。您只需担心自己的食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